一入妮姬深似海

妮姬德森推

弱點

「因為,我是妳的弱點。」

說出那句話的場景還歷歷在目,為了最後一次試探徐伊景的真心,李世真毫無保留地選擇了這步背水一戰的棋路。

徐伊景確實是交出了真心,可李世真卻後悔了,

那樣的作法不僅將徐伊景陷於不利之地,還差點受傷,

這件事始終讓李世真耿耿於懷。


***


「李世真Xi?」

李世真一走出禮品店,就被兩個黑衣男子盯上了。

這裡可是日本,認識她的人屈指可數,而眼前的人完全是來意不善。

「有事嗎?」穩住慌亂的情緒,鎮定地回問,

「老板有請,請跟我們走一趟,」

「我應該不認識...好,我知道了,跟你們走,請不要傷及無辜。」看到兩人顯露出槍枝,李世真打消了逃走的念頭。

思緒紛飛,看樣子十之八九的目的是要引出徐伊景,

而這一次,她要自己想辦法,絕對不要給徐伊景帶來麻煩。


***


得到李世真失蹤的消息,徐伊景馬上停下手邊的公務,

「找到人了嗎?」

「沒有,手機關機,也沒有任何人打電話過來。怎麼辦?會長?」金作家的語氣中帶著憂心忡忡,很擔心世真的情況。

徐伊景周遭的空氣冷了下來,沉著臉,冷聲地說道:「現在,要求所有跟日韓金融有借貸關係的公司派代表過來,我要召開緊急會議。」

「只有一件事,找人。只到能提供相關線索,日後借貸的額度跟還款期限都可以放寬處理。」徐伊景僅一句話就能讓在座所有人瘋狂。

紛紛表示,會派出大量人力協助搜尋,有任何訊息第一時間回報。



***


30分鐘後  茂野集團  w畫廊  


徐伊景看著安然無恙坐在椅子上喝茶的那人,鬆了一口氣。

「李世真,這是第幾次了,我不是讓妳在家等我嗎?」

「伊景,我也只是出去買個禮物...」

李世真有些無奈,她很努力了,中間嘗試過逃跑,還被飛車追逐,直到車子被逼開進這間畫廊,瞬間被包圍。

「徐會長大駕光臨,」

「不用廢話了,目的是什麼?茂野會長,」徐伊景轉過頭面向中年人時,眼神很冷,

「讓出日韓金融的股份。」

「不可能。」

「喔,妳不管妳的小女友了嗎?」中年人不懷好意地說著,

聞言,李世真站了起來,斬釘截鐵地說道:「我不是她的小女友。」

這話讓當場所有人都愣住了,連徐伊景也是,

而趁著這個當頭,李世真趁機脫離了掌控,跑到徐伊景的身邊,握住了她的手,「我是她的未婚妻。」

徐伊景反握住那隻手,握得很緊,聲音帶著愉悅,「確實是這樣。」

「我不管妳們是什麼關係,我的目的是要股份。」

「不可能。都說過一遍了,真煩人。」徐伊景冷冷地懟著,不論面對任何人,在氣勢上從未輸過。

「唰!」一瞬間數把槍枝對著兩人,

「你以為,我會沒準備嗎?」徐伊景拉著李世真往後退了幾步,而方才跟在她身後的四個人則拿出槍開始掃射,手鎗發射的聲音,響遍了整個畫廊。


「伊景,小心!扼!」察覺到有人放冷槍,李世真瞬間將徐伊景撲倒在地上,跟著發出了一聲悶哼。

「李世真,怎麼了?」只見年下勉力伸手捂住左側腹部,觸目驚心的是一片血紅,浸透了白襯衫、淺褐色的外套。

「沒事...真的...我們快走...」李世真伸出顫抖的左手,握住徐伊景的手,想安撫她,

  徐伊景握緊了那染血的左手,平時總是熱暖而有力的手,此刻很冰涼...

「會長,我聽到槍聲,」闖進來的是卓還有趙理事,

「卓去開車,馬上去醫院。」徐伊景聲音和平時一樣的冷,可顫抖的手卻洩漏了此時激動的情緒。

「醫院...啊...世真?!」一眼就看到血,還有徐伊景懷中抱著浴血的李世真。

「是……是!我立刻去!」

從手術完結的一刻起,徐伊景就守在李世真的床邊,一步也沒有離開。


***


徐伊景第一次嚐到後悔的滋味。

明知道有些人瘋狂起來是沒有理智的,

可她太過於自信,以為無論是怎樣的報復自己都足以應對。

但絕對不可以是李世真。

她可以承受任何的衝擊,卻無法容忍李世真受到一點傷害。

可現在,蒼白著臉頰,闔上的瞳眸,失去血色的唇瓣,虛弱的躺在病床上的,是李世真。


曾經讓自己嗤之以鼻的懊悔與厭惡湧上心頭,

懊悔當時篤定的自己,厭惡此時軟弱的自己,兩種對立的情緒揪扯著。

即使,已經迅速地剷除那些毒瘤,卻依然無法減輕心中的憤恨。

只有李世真可以撫慰她。

第一次這麼迫切地需要李世真,

想讓她持著奶萌的嗓音喊著自己的名字,

想讓她以纖瘦卻有力的手臂擁抱著自己,

想待在她不寬闊卻溫暖的懷抱裡。

「,李世真,我需要妳了....」徐伊景紅著眼眶,伸手輕撫著李世真的臉龐。

躺在病床上的人似是有了感應,輕輕地掀動嘴唇,「伊景...」喃喃囈語著,眉頭深鎖,呼吸略為急促,

連睡夢中也在擔心我,妳是笨蛋嗎,李世真,

「,世真啊,我在,」柔聲地安撫著,手指輕輕地撫平那緊皺的眉頭。

於是,床上的人再次昏睡了過去。



***


李世真的傷不重,休養幾天已好了大半,可在聽到金作家描述當時後的情形時,心卻也忍不住糾結著。

徐伊景對她的在意,過度到讓整個人顯得失控而瘋狂,

但年上毫不在乎,坦然地讓她看見,而這樣真切的情意,也讓李世真的心狠狠地為之戰慄。

她,終究成為這個高傲又自信的女人生命中唯一失措的特例。

「...我的存在,對伊景來說究竟是好是壞...」

「什麼。」

「...妳不該有這樣大的弱點,讓其他人有機可趁,輕易地就可以招惹妳的底線,讓妳失去冷靜...」

「其他人知道又怎樣?」

「我不喜歡妳有這個弱點。」李世真悶悶地說道,

「我倒是蠻喜歡的。」她低聲笑著,話語很是肯定。

「在之前,我可是曾經仗著這點,造成對妳的傷害,還有這次,差一點....」

「因為是李世真,我也只好讓妳隨便傷害了。」很是認命的口氣,

「伊景...下一次,我絕對不會讓人有機會利用李世真來挾制徐伊景的。」年下鄭重地許下了這個承諾,

「就像有也沒關係,李世真只要知道,等著徐伊景來帶她走。」

李世真明亮的瞳眸裡,交織著複雜的情感,既懊惱又感動,

徐伊景每次不經意的回應,都會再一次觸動她的心,

她不知道該用怎樣的言語表達滿腹的情緒,

只能,捧住那人的臉,覆上紅唇。


病房裡,因兩人的熱情擁抱而增添了一抹溫情,

窗台上,花瓶插著的粉色玫瑰隨風搖曳,也為這潔白的病房更添生氣。



fin


***忍不住撒了狗血情節 (二哈)

S畫廊的員工旅遊-3(完)

李世真從安眠中醒來,動了下手臂,卻觸到一個柔軟溫熱的身子,隨即眼裡抑制不住地湧上一層溫柔喜悅。

看著徐伊景闔眸平靜的睡顏,心中漾滿了幸福感,真好,有這個人在身邊,

忍不住傾身向前,在微抿的薄唇上落下一吻,

像是被喚醒ㄧ般,徐伊景修長的眉微挑,睜開了眼睛,

那雙總是淡漠的瞳眸,此時卻暗含著一絲柔情。

「吵醒妳了?」看到那人醒來,李世真的聲音更溫柔了,

「沒有。只是被鬧鐘叫醒了。」徐伊景沒有動,兩人的距離很近,鼻尖幾乎相貼在一起。

「呵,可是鬧鐘還想睡怎麼辦?」李世真戲謔地回道,忍不住伸手替她撥開那一縷垂落在頰邊的瀏海,輕撫著年上的側臉,雙眸閃著依戀。

看著年下柔情的眼神,徐伊景心中一動,微微地淺笑,反擊說道,

「如果不想滑雪的話,鬧鐘想睡多久都沒關係。」

然後,果真得到年下激烈的反應,雙手摟上了徐伊景的頸項,在耳邊請求著,

「不是,伊景,我想要去滑雪,可是很期待的,」

「那還不起床。」

看著年下飛奔出去的背影,徐伊景眼底有掩不住的笑意,很久沒有看到這麼輕鬆歡脫的李世真了。

這讓她更確信,偶而來一趟這樣的旅行確實是不錯的。


***


李世真的運動神經很好,學習力更是頂尖,

在趙理事的教導下,摔了幾次後,就初步的掌握了滑雪的技巧。

當然,看著徐伊景大師級的動作,只能一臉癡迷地崇拜著,

然後,像個迷妹似的纏上了她,讓徐伊景手把手地指導更高級的技術。

再加上卓和金作家也蠻擅長這項運動,一行五人玩的很盡興。


充分地享受過滑雪的樂趣後,因著時間還早,李世真提議在附近走走,欣賞風景,舒緩心情。

「被撲倒在雪地上的感覺怎麼樣?」走到一半,徐伊景突然開口。

「不怎麼....」等李世真意識到這句話的意涵後,愕然地看著一臉平靜的年上。

等等...伊景怎麼可能會知道...

倏地轉過頭怒視著後方的卓,只見到對方眼珠轉動,壞笑地回視,接著是,落井下石。

「不知道是誰,在我們代表nim被圍攻的時候,不僅沒有幫到忙,還跑去跟別的女人約會。」

「唉,說到那段時間,我們確實是忙翻天啊,尤其是代表nim每天眉頭深鎖,心情沉重,偏偏還有人添亂被綁架,讓代表nim不得不親自去救她。」金作家竟然也加入了討伐的行列。

被懟的無言以對,水汪汪的眼睛看著沒有開口的趙理事。

「代表nim那段時間確實是壓力很大,睡的也不多,身體跟精神狀況都不是很好。」

每聽一句,李世真內心的愧疚感就更深一層,一旦被點出來,心疼徐伊景的情緒就更是收不住了。

「好了,回去休息吧。」看著年下眼眶泛淚的模樣,徐伊景終是於心不忍,將其他人趕走,牽起李世真的手往回走。


***


「伊景...」

「都是過去的事,還要糾結嗎?」

「不會了,以後只一心想著伊景。」

「這句話的意思是不會再和孫瑪莉出去?喝酒,吃燒烤,逛街,喝咖啡之類的事嗎?」

李世真愣住了,她絕對想不到徐伊景還會翻舊帳,

其他人都無所謂,只有孫瑪莉這一塊疙瘩,讓徐伊景耿耿於懷。

李世真看著徐伊景眼裡暗藏的笑意,思索了下,然後,抬起頭來,微微地笑了。

「伊景,妳說,我是不是該賠償妳那段時間的精神損失?」

徐伊景發覺李世真那雙黑鑽石般惑人的眼瞳裡,增添了幾分曖昧,

專注而魅惑的眼神,看的她全身發熱,

「世真啊...」

「伊景不是說過嗎,自己想要的東西要主動爭取,今天,就讓我好好的補償妳。」


***

*高速快車,慎點

*不點不妨礙閱讀

http://pan.baidu.com/s/1chDkcA


***

這天晚上,李世真用一整夜的時間來補償及賠罪,

並嚴正聲明與保證,以後凡跟瑪莉出去必定事先報備,

徐伊景被折騰的渾身無力,被迫原諒了年下。

看著身旁熟睡的年上,李世真心滿意足地笑了。


這趟旅遊,也圓滿告終。



fin


sp1.從此以後,S畫廊眾有了一年一度員工旅遊的傳統。

sp2.孫瑪麗在知道這件事後,揚言要跟重色輕友的李世真絕交。


**瑪莉日常中槍,懟出樂趣來了

**瑪莉:姐不在江湖,江湖上卻有姐的傳說


S畫廊的員工旅遊-2

她們入住的是當地有名的溫泉飯店,旁邊的滑雪場就是屬於飯店名下管裡的產業。

這趟旅程是金作家規劃的,選擇的是飯店鄰近森林溫泉的別墅。

因為開了六個多小時的車,大家也決議下午先輕鬆的休息,明天在去滑雪,

check in之後,一行人各自回房整理行李。


李世真放下行李後,拉開窗簾,美麗的湖泊在陽光下波光瀲灩,好不美麗。

「伊景,這裡好美。」

閃閃發亮的眼睛,毫無掩飾的歡快神情,讓徐伊景也被這股情緒感染,心情剛著愉悅起來。

妳更美。看著這樣的李世真,她在心裡閃過了這個念想,當然,說不出口。

「等等想去哪裡。」徐伊景壓下心中異樣的情感,詢問著年下的打算。

「難得來到這裡,我們去園區內走走好嗎,伊景?」

李世真對著她微笑,伸出了右手邀請著,等著徐伊景牽上了她的手。


黃昏的輕井澤很美。

遠處山層巒疊是銀白的世界,枯樹的枝枒頂端沾上了白雪,地上的落葉也結了霜。

兩人十指緊扣牽著手,沿著湖邊漫步,稍微走遠一些,則是錯落的樹林,踩在林蔭小道上,

雖著時間的推移,景色在不同的溫度下變化著,夢幻而美不勝收。


她們佇立在湖岸邊的某一處。

李世真放開了相牽的手,然後蹲下身子,在雪地裡寫了一行字。

" 徐伊景,我愛妳。 "

徐伊景扭頭看了一會兒,才明白過來,不解地看著年下。

「...之前在韓國的滑雪場看過這樣的場景,就,很想對伊景這樣做。」

李世真的聲音裡帶著點羞澀,可依然目光直視著年上,勇敢的表達著自己的情意。

對於年下的隨時表白總是難以招架的徐伊景,黝黑的瞳眸裡平添了幾分羞赧的意味,

湖光的映照下,兩個人的臉一起紅到了耳朵根。


夜裡湖畔邊點起了燈,映照在雪地上非常美麗。

驚動了沉醉在不知名氛圍中的兩人。

「回去吧。」

徐伊景再次牽上了李世真的手,比起來時握得更緊,攜手而歸。


***


晚餐是在飯店內設的日式餐廳用餐,

自從來到日本,李世真就迷上日式涮涮鍋,尤其喜歡五花肉,

每每讓口味清淡的徐伊景得限制那人的飲食習慣,不讓她食用過度。

淺酌著日本清酒,徐伊景看著李世真與其他人融洽相處的情形,

與金作家開心地聊天,與趙理事喝了幾杯酒,還有與卓比賽拚吃,

一年前的她絕對想不到,能和其他人像家人般的互動相處,

而這一切,都是李世真為自己帶來的改變。


用完餐,

徐伊景讓他們各自行動,她則是和李世真回到房間裡。

雖然露天溫泉可以看到美麗的繁星,

可她們更想要的是兩人的獨立空間,所以選擇室內溫泉浴池。

當徐伊景整個身子都沒入溫熱的泉水裡時,李世真就不安分地游了過來,

雖然得到年上警告的一眼,年下卻不以為然,故我地靠近,直到彼此只剩半個手臂的距離才停了下來。

徐伊景還來不及反應,就陷入柔軟的懷抱中,環過腰間的雙手有力地擁抱著自己,

那人的鼻尖抵上後頸,溫熱的氣息盡數灑落在耳垂上,

「伊景。」

「嗯。」

「謝謝。」

「謝什麼。」

「帶我來這裡。伊景是擔心我吧,最近確實是忙到沒有辦法好好休息。但,更覺得對不起,這段時間忽視了伊景,只顧著自己的事。」李世真悶悶地說道。

「沒有對不起。」徐伊景右手輕撫上那摟在腰間的手臂,表現出安撫的意味,

「我知道,伊景不會怪我,可是呢,回想起來,總覺得自己是笨蛋,怎麼會忘記自己最想要的東西,,,」

徐伊景心中一動,卻也忍不住問出口,

「妳最想要的東西是什麼?」

查覺到年上話語中的一點急切,李世真情不自禁地發出輕笑,

「從很久以前我就認知到,我最想要的東西,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是...徐伊景這個人。」

李世真貼得很近,幾乎是在年上的耳邊柔聲地告白著,

然後,見到徐伊景以肉眼可查的速度酡紅了臉,

「...為什麼可以不害羞地說這種話。」

「因為,就算是臉紅,伊景現在也看不到啊!」

「李世真!」徐伊景惱怒地喊著那人,

「我是真心的。好喜歡好喜歡徐伊景,是那種想一輩子在一起的喜歡。」

李世真將頭靠上徐伊景的肩膀,在側頰上落下輕柔的一吻。

徐伊景沒有說話,閉上眼,盡情地享受著這難得的靜寂。


浪漫的夜晚,總是帶著激情,

直到年下饜足後,兩人才雙雙入睡,相擁而眠。


fin


**謝謝大家的喜歡,一直很想寫兩人的旅遊

**還有一個3

S畫廊的員工旅遊-1

李世真好不容易爭取到七天的假期可以留在日本。

原以為按徐伊景工作狂的個性,會有大半的時間是陪著她辦公,

事實卻不然。

來到日本的第二天,

就被告知,收拾簡單的行李,她們準備來一趟「一年一度員工旅遊」,

成員包括徐伊景、李世真、趙理事、金作家、還有卓,前S畫廊眾。

「作家nim,沒想到S畫廊還有這樣的活動,很開心我也有機會參加。」李世真持著奶萌的嗓音,興奮地說著,

「不,從今年開始才有。」金作家語帶笑意,暗示性對李世真眨了一下眼睛,隱諱地瞥了徐伊景一眼。

徐伊景微微地僵住了身體,目光不自在地朝向別處,「不想去就取消」,丟下了一句不算威脅的話,走進內室。

李世真和金作家相視而笑,這場活動是為了誰而舉辦的,不言而喻。


***


開了六個小時的車程,來到輕井澤,

「沒想到目的地竟然是滑雪場,」李世真有些驚喜,喜悅之情溢於言表。

「嗯。」徐伊景眼神直看著窗外,沒有多餘的回應。

「世真在韓國有去過滑雪場嗎?」金作家則眼神一轉,開始帶起話題來。

「有,跟瑪麗去過。」李世真一說完,車內的空氣瞬間凝滯,

開車的卓和副駕駛座的趙理事目不斜視,一味地關注著前方的路況,

金作家輕咳了一聲,拿起溫泉旅館簡介遮住竊笑的臉。

後知後覺的李世真終於發現到空氣中的異樣,

轉過頭盯著徐伊景的面部表情,敏銳地觀察到年上暗藏的的一絲不悅。

「那次帶著瑪莉只是去調查Calling Company的藉口,這次才是我第一次的滑雪體驗,真的,」年下連忙地解釋,雖然有些對不起瑪莉,可更不想讓徐伊景誤會,尤其是她的一番心意。

「我知道了。」徐伊景的眼神柔和一些,她當然聽得出年下的真心,這解釋她很滿意。


車子開進了一處溫泉飯店,飯店緊鄰著滑雪場,

因為是非假日,人潮不算多,

在陽光的照射下,放眼望去是一片漂亮的雪景,令人心曠神怡。


下了車,徐伊景筆直地站立著,面無表情的看著李世真。

李世真則是一臉愕然,拼命地在解讀年上的意思,

直到眼角瞥到徐伊景那插在口袋裡微曲的左手,

快速地貼近對方,挽起了她的手臂,揚起了討好的笑容,「伊景,我們走吧。」

然後,見到了年上細不可查地抿起了唇角,才鬆了一口氣。


fin


寵溺

徐伊景在溫暖的懷抱中醒了過來。

腰側上那雙熟悉的手臂將她整個人摟得很緊,佔有意味十足。

自從上一次李世真"夜半潛入"成功之後,似乎喜歡上這樣的模式,

好多次醒過來時都發現那人就睡在身旁。

「伊景,看來妳的警覺性還是不夠高啊!」

原以為熟睡的那人突然貼近自己,在耳邊柔聲說著,呼出的熱氣撒在耳垂上,引起一陣顫慄。

「李世真。」

徐伊景轉過身來,直面著李世真,警告似的喊了一聲,可急速駝紅的耳朵卻出賣了她的情緒。

年下暗笑在心底,但表面上還是一本正經,不想讓年上太難堪,

「伊景,每次都沒有發現我進來了,若是其他人怎麼辦呢?」

「我對金作家有信心。」

這棟日式大宅的防衛系統是特別改良過的,更不用說還有隱藏的保護人員。

「而且,我不會讓人隨便抱我。」

聞言,李世真的心刺痛了下,擁抱的手也僵持在那裡,

「喔。」吶吶地回了一聲,知道徐伊景沒有那個意思,但常被瑪莉抱住的自己,似乎......

開始覺得有些良心不安,心虛的眼神瞥了年上一眼,看著她平靜的表情,慶幸沒有被注意到。

所以並沒有發現,徐伊景眼神裡暗藏的笑意。

這個話題當然不了了之。

「我去梳洗。」以李世真的落荒而逃告結。


直到女僕來請,才換過一身休閒裝,

去到前廳陪徐伊景吃早餐。

看到李世真的著裝,

徐伊景的眼中閃過一抹欣喜,

被年下很認真地捕捉到了,

心下了然,心情也跟著愉悅起來。

「怎麼辦呢,伊景,公司給了我一個禮拜的休假,這段時間,不知道伊景可不可以收留我呢?」

李世真貌似可憐的哀求著,眼睛則直盯著年上的反應。

聞言,徐伊景的嘴角情不自禁地揚起一絲微笑,

卻在看到年下眼神中滿滿的笑意後,抿下唇,口不對心地說道,

「這幾天日韓金融要談合作案,我可能常常不在。」

李世真的笑容凝住了,有些錯愕地看著徐伊景,

然後,垂下眼簾,以著略微失望的語氣悶聲回應,

「嗯,我明白,等等我就訂機票回韓國。」

這下換成徐伊景愣住了,眉頭微皺,這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答案,

看著李世真認真的模樣,咬一咬牙,

「我沒有要妳走,我要妳留下來。」

接著,便看到那人綻放一個大大的微笑,

「我沒有要走,只是想聽伊景說這句話而已。」

徐伊景眼神一瞇,這人膽子愈來愈大了,竟然敢戲弄自己,

可還沒發火,就被那人吻住了,唇瓣被輕柔地吸吮著,

耳畔傳來那人溫柔的聲音,

「沒有開玩笑,只是很想很想伊景,想知道伊景的心情。」

年上的眼神變得柔和,很無奈地認知到,自己被年下磨得快沒有脾氣了。


fin


生日禮物

離徐伊景的生日還有三天。  

從小在父親嚴厲的教育下,徐伊景從來沒有過"慶祝生日"這類的軟性活動。

然而,今年有些不同,因為她多了一個戀人,李世真。

這是她們交往後的第一個生日,雖然她將它視為平常日子不很在意,可李世真卻似乎很重視。

這一個禮拜,她發現金作家與趙理事和李世真之間的聯繫格外地密切,

而每次通完電話後,兩人會隱密地以一種複雜又欣慰的眼神看著她,這讓她有些不自在。

暗中觀察下來,她能確定的是,李世真在為她的生日做準備,心情不由地生出一絲愉悅,也有所期待。


***

http://pan.baidu.com/s/1c1SFKbQ


***


sp1.

「李世真,怎麼樣,妳家代表有沒有很開心?」

「....是很開心沒錯...」但受累的可是我。

「我就知道,沒有我孫瑪莉做不到的事。」電話那頭的人得意洋洋地讚許自己。

「代表nim說,要好好謝謝妳,所以要送妳一份大禮。」李世真的聲音依然有氣無力的,腰還酸著呢。

「真的?妳家代表對我這麼好!」瑪莉興奮地叫了出來,徐伊景出手大方,連十億零花錢都送的出來,她會送給自己什麼呢?!


隔天

天下金融會長辦公室

「爺爺,您找我什麼事?」

「這是徐會長要送妳的禮物。」

「是什麼?好期待。」

天下金融5%的股份和一紙調任"總經理"的人事命令。

「徐會長稱讚妳很有想法,推薦妳當總經理,讓我好好培養妳。」

.........

「..嗚嗚..我不想要這樣的禮物啊啊啊...我只想當個吃喝玩樂的富二代...」



fin



戒癮

*開小車,慎點

***

李世真喜歡冰美式,

這是從打工時期開始就養成的口味。

不論是什麼季節,都只喝冰美式這款咖啡,

尤其在繁忙的工作中,一杯就足以幫助她提振精神,

喜歡的程度可以說是痴迷也不為過。

可這份喜愛卻不被徐伊景認同,

攝取過多的咖啡因有礙健康,

便想方設法讓她戒掉。


李世真則在想,

有什麼東西跟冰美式會有相似的性質?

能給自己帶來提振精神的效果?

甚至讓自己沉迷?

這個答案在看到倚靠在床上看書的徐伊景時,豁然開朗,

嗯,果然,還是有的。

剛沐浴完的她穿著白色浴袍,柔順的頭髮披散在肩上,

裹緊的浴衣下是熟悉的光滑肌膚,

絕麗的容顏,因放鬆而略帶慵懶的氣息...

或許,可以嘗試看看。


李世真爬上了床。

「伊景...」

「怎麼了?」

徐伊景的目光不曾離開書本,

可注意力卻放在身旁那人身上。

「妳不是想讓我戒掉冰美式嗎?我突然想到一個好辦法。」

這話瞬間吸引了她的關注,放下書,轉過頭來,

「什麼辦法?」

「可是需要伊景幫忙才行。」

「說吧。」

年下沒有回答,一把拉過她靠在懷裡,

一瞬間唇就被另一雙唇所佔據。


(google)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1xXdGizOeJzQkFhOVZnVU03NTg/view?usp=sharing

(百度)

http://pan.baidu.com/s/1o8LjOjo


徐伊景癱軟在李世真的身上喘息著,

李世真的唇則是戀戀不捨地在白皙的頸項邊舔舐吸吮著,

然後,用著沙啞魅惑的聲線在她耳邊輕聲地說道,

「伊景,這辦法挺有效的,再一次,好嗎?」



冰美式可以戒,但,

徐伊景是李世真這輩子戒不掉的癮。



fin


年上的關懷令人醉

和徐伊景通電話,是李世真在繁忙的日常中,最期盼的事。

在講電話的同時,她的嘴角總是掛著難掩的笑意,

一通電話,幾乎可以洗去一日的疲憊之感。

可今天,她卻不是那麼期待。

因為她生病了。

即使年輕人體質再好,

在長時間高強度工作壓力的狀態之下,也支撐不住。

於是,在意外地接到徐伊景的來電後,

她有些心慌,下意識地想隱瞞自己身體不佳的事實,

「代表nim,您今天過得好嗎?」

「 還好。只是我覺得妳的聲音有些奇怪。」

李世真極力地想保持聲音的清晰度,甚至制止自己咳嗽出聲,

「 沒什麼,我剛剛,咳,被水嗆到了,咳,」

「 是嗎。」

徐伊景的語氣有些不相信,

從手機中傳來的聲音已經接近沙啞,還伴隨著急促的喘息聲,

「 是真的,我....」

原本身體就很虛弱,再加上這番強行壓抑,

李世真頓覺天旋地轉,眼前一黑,再也握不住手機,

側倒在床上,暈了過去。


「世真?李世真!」

徐伊景對著電話呼喊,卻沒有回應,

只聽見另一邊的喘氣聲漸漸微弱下來……

李世真發生了甚麼事?

徐伊景皺起眉,心中湧起一種不妙的預感,

抿緊了唇,雙手抱胸,思索一陣後,

果斷要求秘書訂一張最快一班飛往韓國的機票。

***

因為生病,神智迷迷糊糊,

只聽到一陣開門聲響,

李世真卻也是沒有力氣去在意,又睡了過去,

直到被食物的香氣所吸引,醒了過來。

肚子餓的本能讓她爬下床,循著香味的來源,走到了廚房。

「代表nim...伊景...?」

在看到那個背對著自己的修長身影時,

忍不住走上前去,從背後將那人抱在懷裡。

背後的擁抱力道嚇了徐伊景一跳,

燥熱的嬌軀貼上自己的身體,不住地磨蹭著,

熟悉的味道瞬間竄入鼻間,也撫平了她擔憂的心,

左手輕柔地覆上了李世真圈在自己腰間的右手,

好一會兒,兩人都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感受溫情。


「伊景怎麼會來?」李世真沙啞著聲音,終究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徐伊景抿緊了唇,眼神中浮現了些許的怒意,

「所以李世真覺得我不該來?」

年下敏感地察覺到年上話語中的不滿,

「不是的,我只是,只是不想讓伊景擔心。」

李世真將頭埋在徐伊景白皙的頸項上,吶吶地反駁著。

「所以就算李世真發燒到住院了,我不知道也沒關係?」

聞言,年下心慌了,放開緊摟著對方的雙手,

將年上轉過身來,直視著她略微黯沉的瞳眸,

「不是的,伊景,我不是這個意思...」

徐伊景看著李世真極力想解釋的激動神情,

沙啞的嗓音,通紅的雙眸,蒼白的臉色,還有那沒有血色的紅唇...

她又心軟了,嘆了一口氣,

伸手摸了下那人的額頭,熱度還沒有消退,清冷地說著,

「李世真,妳還在發燒,還穿得這麼單薄,是不是想病的更重。」

年下一聽,似乎有了轉機,連忙拿起一旁的外套罩在自己身上,

然後,眨著明亮的眼睛,噙著討好的神情,直勾勾地盯著徐伊景。

「去沙發上休息。」

「不要,我想在這裡看著伊景。」生病讓李世真變得有些任性,

可看到她那虛弱的模樣,徐伊景卻是拿她沒轍,

「妳喜歡在這裡就待,不要惹麻煩就好。」

嘴裡忍不住懟著,手上的動作卻是更為溫柔,

將她安置在餐桌椅上坐著,繼續手邊的動作。


「伊景在煮什麼?」

「買來的。加熱而已。」

頓時,李世真紅了眼眶。

這人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帶過,

但從冷透的塑膠袋來看,

怕是前後已經加熱了很多次,

自己至少昏睡了4-5小時,

這人,是什麼時候來的呢?

又等自己醒過來等了多久呢?


吃過了飯,兩人一起坐在沙發上。

李世真的頭靠在徐伊景的肩膀,

那人的手輕緩地撫摸著自己的髮梢,

她醉了,沉醉在年上獨一無二的溫柔之中。

然後,就聽見徐伊景一字一句清楚地反問著自己,

「所以,李世真以為我為什麼會來?」

「因為擔心我,因為,我是徐伊景的戀人。」

年下理直氣壯的回應讓年上氣笑了,

「妳現在倒是有自知之明了。」

「對不起,伊景,我錯了,以後,我絕對絕對不會再犯了,

有什麼狀況,身體不舒服,一定第一時間告訴妳。

伊景是我的依靠,我的戀人,我的愛....」

「好了,妳說太多話了,該回床上睡了。」


李世真躺回床上,右手小指勾著徐伊景的左手小指,

喃喃自語中,疲憊地昏睡了過去。

「伊景,謝謝妳來,我很開心,真的,我愛妳...」

徐伊景注視著李世真的睡顏許久,

然後,撥開那人稍長的瀏海,

俯身在她的額頭上印下一吻,

「好夢。」


fin


***


sp1.


李世真的手機響了,徐伊景接了起來。

是孫瑪莉的來電。

「李世真,聽說妳生病了?我去看看妳啊,」

「沒妳的事。」


fin


You and I


徐伊景終究是離開了韓國。

如同來時,走的時候亦是孑然一身,什麼也沒帶走。

留下的還有李世真送的那條手鍊。


在拿到卓遞過來的盒子後,李世真腦海中一片空白。

褐色的精緻禮盒依舊,白金手鍊依然,變的卻是人的心。

直盯著卓,其中卻沒有任何開玩笑的意味存在。

「這是代表nim託我送回給妳的,另外還有一張卡片,」

"世真啊,既然我要回日本,

 這個東西我不需要了,就還給妳吧。

                                                 徐伊景"


李世真的心跌到谷底。

徐伊景否定了與她的羈絆。

她開始懷疑起自己的判斷,

在那場精心策劃的陰謀中,

是不是一切都是她自己的想像?

她以為,徐伊景對自己是有好感的,

可現在,退回的手鍊證明一切都是她自作多情。


徐伊景離開的那一晚,

李世真握著手鍊,伴著眼淚入眠。


***


李世真做了一個夢。

夢裡的場景回到了她送手鍊的那一幕。

徐伊景身著那一套她亦曾經穿過的桃紅色套裝,

看著自己興沖沖地替她戴上手鍊,

抿唇一笑,「太好了,正覺手腕空著呢,」

看著徐伊景的笑容,旁觀者的她心情似乎也明亮起來。


畫面一轉,

李世真"看到"這一次徐伊景是穿著花臂的連身外套,

從二樓走下來向著卓與金作家詢問"自己"去處,

未果後,回到辦公室,從手提包裡拿出那條手鍊,

放在手上來回地撫摸著,沉思著,

接著便起身向外走去,開著白色捷豹,來到家裡"家訪",

後面的一切就與自己的經歷吻合,

只是,讓李世真沒想到的是,徐伊景竟將她的手鍊隨身攜帶,

這讓她有些不敢置信的同時又帶點格外的竊喜。


緊接著場景來到S畫廊二樓辦公室。

徐伊景身著白色襯衫,靠坐在沙發椅上,

注視著手練上的刻字,眉頭深鎖,

然後像是想到什麼,

咬著唇,把手鍊丟到銀色的首飾盒中。

這一刻,李世真有些心痛,

她只因被徐伊景設計讓卓背叛傷透了心,

卻沒想到她一樣在思念著她。

看著她孤寂的背影,李世真衍生了想要擁抱她的念頭。


眼眶還含著淚水,畫面又有所變化了。

這一次身處於一間日式大宅。

李世真看到了徐伊景,

在這棟大宅中漸漸長大,

年復一年被嚴厲地指導著各種事務,

沒有屬於自己的時間,沒有童年,

卻是最終,被認為是教導出一個"怪物",

這個事實是多麼可悲又令人心疼,

李世真的淚水終究是滑了下來。


她現在的內心是百感交集,思緒紛亂,

可唯一能感受到的是止不住的淚水,

直到一陣清冷的嗓音響起,

「李世真。」

淚眼婆娑間,她似乎見到徐伊景向自己走來。

「代表...徐..伊景。」

「李世真,現在,妳在我身上看到什麼?」

穩住了心神,專視地看著面前的徐伊景,胸口處浮現了...

「看到了,一道門。」喃喃地說道。

而聽到自己的回答,徐伊景微微地笑了。

「世真啊,我需要妳。」

拉著自己的手,碰觸到她胸口的那道門,

強烈的白光閃爍,門扉漸漸地敞開...


李世真醒了過來。

眼角還殘留著淚痕。

攤開緊握的手掌,

白金手鍊上"love more"的字樣在陽光下閃耀著,

眼神逐漸堅定起來。


***


徐伊景回到日本後,

招待的第一個客人,是李世真,

距離她從韓國離開還不到24小時。

「世真啊,妳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代表nim,我想起有一個禮物還沒送給妳。」

徐伊景看著李世真掏出那個熟悉的褐色禮盒,挑了下眉,

打開一看,果然是那條白金色的手鍊。

「代表,不,伊景,這一次,不是為了什麼奇怪的理由,只是,很單純地想跟妳說,是愛情。」

年下堅定的,緩緩地,一字一句地訴說著,

年上的眼神愈來愈溫柔,嘴角逐漸地揚起笑容,

「終於不是笨蛋了。」

徐伊景站起身,專注地看著李世真,

「那麼,李世真,告訴我,現在,妳在我身上看到什麼?」

「愛我的心,還有,徐伊景,我愛妳。」


fin


***看了鬼怪的腦洞


情竇

*平行世界腦洞

  

***

「姨母,好看嗎?」

「很好看歐,小可愛,妳的手藝真棒!」

那人對著鏡子,審視著新髮型,稱讚地說道。

大波浪的造型完全是迥然於平日的氣質,

沒有了強烈的少年感,反而帶著點貴婦氣息。

一旁看著的她簡直是難以置信,

這人竟然將重要的髮型打理交給自己的女兒,

藉口說髮型師有事出國,然後,任由女兒練手。

「妳認真點,等會兒要出席的可是品牌活動,形象很重要。」

「嘿嘿,別擔心,反正明天就要出發到新西蘭了,這造型誰還會在意。」

那人吐吐小舌頭,俏皮地回應,手指悄悄地勾上她的小指,

「而且,我覺得挺好看的啊,妳應該誇誇小可愛才是。」

「就是,媽媽,姨母很漂亮呢,」

她的女兒邊說著,眼神更是閃閃發亮,直盯著那人的臉。

嘆口氣,總是拿這人沒轍。


看著那人換上了她那一件2017早春系列的服飾,

適合自己的尺寸穿在那人的身上顯得身材很是突出,

讓她稍稍有些羨慕,可又有些不滿,那領口是不是開得太低了些,

白皙的肌膚,精緻的鎖骨,皆一覽無遺。

她的眼神微微地瞇了起來,閃爍著異樣的光芒,

從首飾盒裡拿出一條白金項鍊替她戴上,

然後,隨手拿過一件黑色的皮衣外套,

「拍完照就穿起來吧,晚上氣溫有點涼。」

那人點點頭,沒有異議地將外套放在手提包旁,準備一起帶出門。


「妳呢?要過去髮型師那邊做造型了嗎?」

看著那人有些期盼的臉,了然於心。

「要一起去嗎?」

聞言,她眼睛一亮,開心地直點頭。

寵溺的一笑,伸手撩了下她略為紛亂的瀏海,

然後,牽起了她的手,向外走去。

「小可愛要一起去嗎?」

「她看家!」


***


今天她出席的活動是鞋子品牌,

所以走運動風的衣著,

和平常的穿衣風格截然不同的裝扮,

是那人幫自己搭配的。

至於髮型,在看到那人一頭捲髮之後,

突發奇想地要求髮型師換個造型。

「嗯,會不會太可愛了點,」

看著鏡中的新形象,嘟起嘴,似乎有些不搭自己的風格,

可卻聽到那人驚呼出聲,對自己稱讚連連,

「怎麼會這麼可愛,好萌,好好看啊,」

那人在自己周圍直轉圈圈,嘴裡不斷地溢出讚美之詞,

她的心情突然好了起來,那人星星眼看著自己的樣子....

嗯,很好,讓她相信自己的新形象是很不錯的。


「時間差不多了,我該走了,早點回來。」

「嗯,活動結束後我會直接回去的。」

「還有,那件外套記得要穿上。」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