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入妮姬深似海

妮姬德森推

深情的年下惹人憐

李世真失蹤了。

 這是卓在搜索48小時未果後不得已的回報。

徐伊景第一時間停下了日韓金融重要的股東大會。 

最近一段時間,

因為韓國政局動盪,政商界風聲鶴唳,
徐伊景特地派卓過去暗中保護著李世真。
卻沒想到第一次匯報的內容卻是李世真失蹤的消息。


「怎麼回事?」徐伊景的聲音很冷,熟悉她的卓感受到其中暗含著一股怒意。

「自從來到韓國後,我一直遵照會長nim的吩咐跟著世真,可就在前天,世真下班回S畫廊之後,就沒有再出現了,我發現有些不對勁,直接進去找人,結果竟然連世真同住的姨母跟表妹也不清楚人什麼時候不見了。監視器也看過了,沒有任何有關的畫面。」


「手機還有錢包呢?」


「有請世真的表妹到她房間看過了,錢包被帶走了,手機留在桌上,另外還有...一支粉色的玫瑰花。」


「粉色的玫瑰花?」 徐伊景皺起眉,雙手交叉在胸前,端正地坐在辦公椅上思索著。


這些線索顯示世真可能是自己離開的,這讓她稍稍地安下心,

只是,為什麼不連絡自己?


徐伊景眉頭鎖的更緊,

自從李世真接任Corus集團日韓分公司的代表後,不曾發生過這種事。
 

「會長,休息時間到了,該準備繼續會議。」秘書打了電話提醒道。

現在是重要的股東大會,甚至影響公司未來的走向,她一定要出席,而且李世真沒有危險。

正要邁開的步伐停了下來,她嘆了一口氣,撥通秘書的電話。

「通知股東大會延期,另外,幫我訂一張最快飛往韓國的機票。」

 

***


從卓手上接過李世真的手機。

手一滑就點開,讓心情略為煩躁的徐伊景內心閃過一抹愉悅,


李世真什麼時候設定了自己的指紋辨識,身為當事人的她竟一點也不知曉。


手機的桌面是自己的照片,穿著第一次碰面時那一套黑色晚禮服,披著那一件明黃色西裝外套。

"那一天,我對妳一見鍾情。" 照片留白處有著李世真親自寫下的一行字。

我又何嘗不是呢,李世真。那一襲亮眼的紅裙入了我的眼,從此,妳進入了我的世界。


所以,這就是那一朵粉玫瑰的意思嗎?

 

「會長nim,有發現到什麼嗎?」卓看著徐伊景絲毫不擔心的樣子,訝異的問道。

「卓,走吧。」

***

卓一頭霧水地跟著往外走,聽著徐伊景的吩咐,開著車,到達那一棟韓國最高級的酒店。

毫不猶豫地走到了休息間,在這裡,她遞給了李世真一張名片。

映入眼簾的,是擺放在桌上的十一朵粉玫瑰,和一張白色卡片。

"我會阻止的,因為,我喜歡妳。"

熟悉的字,不變的真心,讓徐伊景忍不住露出會心的一笑。

手裡握著卡片,帶著粉玫瑰,吩咐卓往下一個目的地。

 

***

這個餐廳,這個位置,她和李世真來過兩次。

一次是李世真為了阻止自己而對立的分手,另一次,是自己決定回日本的告別。

而這也是她在韓國僅有的兩次與李世真單獨用餐。

說來還比孫瑪莉的次數少呢,徐伊景有些不悅地想著。隨即拋開雜緒。

可這一次卻沒有發現什麼。

招呼了卓自行處理用餐,

徐伊景則坐在同樣的位置上回憶起與世真當時的情景。

然後,一位服務員過來招呼自己,一臉熱切。

「請問您覺得牛排的味道如何?」

聞言,看著空蕩的桌面,

 

徐伊景瞬間給出了回應,「我覺得牛排有些難切,切不動。」

服務員露出了大大的微笑,遞過來一張白色的卡片。接著,捧來一束花,二十一朵粉玫瑰。

"我不能停下來,因為代表nim在等著我。_我沒有溫柔 唯獨這點英勇。" 

年下真摯的愛滿溢在字裡行間,徐伊景動容了。

在那一場無形的硝煙戰中,她放棄了登頂,卻收穫了一份獨一無二真誠的愛。

閉上雙眼,細細地品味著流竄的情感。

她知道,下一個目的地。

***

原本廢棄的畫廊似乎已被收購。

前後打理的十分整齊。

一走進去,彷彿時空錯覺,

牆壁上展覽的是她跟李世真一起去看的那場畫展作品。

真不愧是李世真,連這點小細節都不放過。

駐足欣賞了一陣,畫廊負責人就主動走過來了。

「想必您就是徐會長吧,這是我們代表吩咐我轉交給您的東西。」

一封信和六十六朵粉玫瑰。

信裡面是那張她們在餐廳用餐時所拍下的照片,那一段時間裡被李世真隨身攜帶的。

"我不會跟代表走的,我要在這裡建立我的王國。然後,不會讓妳等太久的。" 

信誓旦旦的宣言歷歷在目,李世真做到了。

所以,現在的她,是不是在約定的地方等著自己。

***

徐伊景回到了日式大宅裡。

那一顆櫻花樹下。

站了一個人。

李世真。
 

聽到背後的動靜,李世真轉過身來。


將手上的那一支粉玫瑰遞給了徐伊景。

「第一百朵,伊景,紀念日快樂。」

徐伊景笑了,

年下的用心常讓她覺得很感動,

年下的浪漫更是偶爾讓她招架不住,

控制不了自己的心,

沉淪。
 

***

「 李世真,妳怎麼認為我會來?」

「 因為,我是代表nim的弱點啊,」

年下歡快地回應,臉上揚起燦爛的笑容。

「 李世真,妳這是恃寵而驕嗎?」

「 ...但怎麼辦呢,我知道伊景就是寵我啊, 」

徐伊景寵溺地笑了,

撫上了李世真的髮梢,

輕輕按向前,

吻上了那紅潤的櫻唇。


 

fin

 

 

***

 

1朵玫瑰,一見鍾情 

11朵玫瑰,一心一意    

21朵玫瑰,真誠的愛   

66朵玫瑰,細水長流   

99朵玫瑰,天長地久   

100朵玫瑰,百年好合

 

 

 

评论(8)

热度(102)

  1. 锤锤的增高垫一入妮姬深似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