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入妮姬深似海

妮姬德森推

年下的思慕很強烈

***

這是她們互訴情衷之後分離最久的一次。
整整三個月,李世真沒有踏進日式大宅一步。
只有三天一通的電話,寥寥數語的問候。

為了擠出一個禮拜的假期,

李世真拼了命地加班,

幾乎是不眠不休的工作,

只為了徐伊景的一句話,

"世真啊,下次,可以多留幾天。"


孤獨等待的滋味,她很能體會。

在那段徐伊景為登頂而爭鬥的時間裡,
她的心,她的喜怒哀樂全圍繞著徐伊景。

為了徐伊景而焦慮,而擔憂,

怕她被其他人暗算,

更怕她的萬劫不復。

可是她也不想否認,

偶爾在夜深人靜的深夜時分,

靜謐的房間裡只有自己一個人,

她會偷偷地懷著臆想,

徐伊景會不會有哪怕一點點的時間曾經想到過自己。

苦苦地追尋著那一道身影,
只為了等待著她回頭看自己一眼。

所以,她絕不想讓徐伊景有機會嚐到那種感受。

況且,

個性內斂的年上對自己說出這樣直白的話,

忍不住內心一甜,嘴角揚起愉悅的笑容,

無論如何,不會讓伊景失望的。

***

不同於李世真的忙碌,

日韓金融井然有序的運作,

讓徐伊景有大半的時間待在日式大宅裡。
現在她每日生活中最大的樂趣是端正地跪坐,烹茶。

然後,在品茗時,

找來趙理事,彙報公司業務,

找來卓,交代追蹤任務,

找來金作家,讀取李世真的情報。


「世真最近在忙什麼?」

「被公司派去處理海外的業務,昨天好像人在法國。」

徐伊景微微地皺起眉,正思索著,

電話鈴聲響起,

畫面上顯示的是"李世真"三個字。

心中一震,在這個時間點接到這個人的電話可以說是第一次,
原本凌厲的眼神閃過一抹柔和,手指一划,接了起來。

「伊景...」耳中傳來的是李世真略帶奶萌的獨特嗓音,熟悉的撒嬌語調,讓她心一軟。

「說吧。」

「下午有時間嗎,我來日本出差,想跟妳見個面...」李世真的語氣中既輕快,又帶有更多的期待。

...又是因為出差嗎?
徐伊景心中閃過一絲不悅,刻意清冷地回應道:「我下午有重要會議。」

「嗯,我知道了,妳忙吧,我不打擾妳了,」聞言,李世真語氣中有些失落,但隨即打起精神,笑笑的回覆。

然而年下絲毫不糾纏的作法,卻讓年上心中一緊,

強硬的個性使然,即使兩人已經有了親密關係,她依然很難做到對那人溫聲軟語,

可又怕自己的冷漠對待,會寒了李世真炙熱真誠的心意。
在糾結中,就聽到那人一句,「伊景,那我先掛了...」,

某種不知名的情緒促使她忍不住出口挽留,「等等,世真啊,來大宅內等我。」

簡潔有力地下了命令,遂得到年下一句歡快的「我知道了」,

嘴角微微上揚,但很快地恢復凜然的氣勢,

而心情,也有了大幅度的轉變。

***

掛掉電話的李世真,嘴角是掩蓋不住的笑容。

雖然徐伊景在電話中的回應依舊是冷淡的,

可敏銳的年下依然可以嗅出年上極力隱藏的一抹欣喜,

我喜歡的人也歡喜著我的到來,

這種感覺真令人心動。


走進孰悉的日式大宅,

端坐地等待自己的是徐伊景。

坐下後,遞過了一個精緻的木盒,

「這是一份比不上十億價值的禮物,卻是我的心意。」

拿起了木盒中白金色柱狀垂掛式耳環之一支,別上了徐伊景的左耳,

「太好了,正覺得耳垂這裡空蕩蕩的呢,」

「我想妳了,伊景。」

「所以,這一次要留多久呢?」


「一輩子可以嗎?」

fin


评论(14)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