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入妮姬深似海

妮姬德森推

年下的佔有慾很強烈

這一場宴會,由武真集團所舉辦。

樸建宇親自打電話邀請李世真出席,

一併邀請的還有日韓金融的會長,徐伊景。

這不僅是樸建宇正式接任會長的餐會,

更是他的訂婚宴,未婚妻是陸軍特戰司令部司令官的女兒尹明珠。


接到電話時,李世真先是驚訝,然後是滿滿的祝福。

原本和樸建宇就是半個戰友關係,雖然曾經成為敵人,

但還是感謝樸建宇在她最低潮的那段時間所提供的幫助。

而在徐伊景和樸建宇握手言和之後,

樸也在商場上幫了她許多,兩人算是朋友。

聽聞樸建宇找到自己的真命天女,

也替他感到高興,馬上答應出席宴會。


***


李世真一踏入宴會會場,瞬間收到來自各方的注視,

以及此起彼落的讚嘆聲。

揚起招牌的笑容,李世真朝向樸建宇的方向走去,

途中更與認識的幾位合作夥伴點頭致意。

而對於有些過度熱烈的愛慕眼神,她選擇視而不見。

和樸建宇打過招呼後,執起一杯酒,靠在角落裡,

靜靜地等候徐伊景的到來。


原本就是眾人矚目的焦點,即使李世真想低調,其他人卻不會如她所願。


還沒獨處一會兒,就有人來找她攀談了。


來人是三個美麗的女人,其中,她只認得跨國企業誠進集團的公主姜雪熙 。

因為合作案的關係,李世真沒有少與姜雪熙打交道,

也時常收到對方的示好,只是,她都很明確的拒絕了。

「世真xi,很高興見到妳。」姜雪熙的語氣帶點意外的驚喜。

「雪熙小姐,好久不見。」

「 跟妳介紹一下,這兩位是我的好姐妹,外交部長的女兒韓靜書 ,還有閣揆千金崔仁荷 。」

「我是李世真,很高興認識兩位小姐。」李世真禮貌性地回應道。

「我是韓靜書,久聞Corus集團李世真代表的大名,今天終於見到本人了。」

端莊優雅的女人伸出手來與李世真輕握了一下。

另一位則是從頭到尾散發著強烈的愛慕,「原來妳就是李世真,我是崔仁荷,」

李世真只得禮貌性地陪著閒聊,直到會場一陣騷動。


四個人轉向門口,李世真的眼神瞬間痴了。

徐伊景的出現如磁石般第一時間吸引了她的目光,從此黏著不放。

外著雙排扣黑色長版西裝外套,袖口處紋上了幾道鑲金線,更顯尊貴,

內搭白色襯衫,貼合的黑色長褲,

領口處別了一個極具設計感的領結,腳上踩著六吋純黑色正統高跟。

身上沒有任何的配飾,只有左耳戴著小耳釘跟柱狀垂掛式耳環,

整體造型突顯貴氣,卻不失優雅與纖細,

光是筆直地站在那裡,就美的就像一幅畫。


李世真的異樣引起了三個女人的注意,

「世真xi,妳認識她嗎?」

「嗯,她是日韓金融的徐會長,,」


李世真專注的眼神沒有移開,心不在焉地回答著。


然後,與徐伊景的眼神短暫的交會,

查覺到對方隱諱地瞥了自己身邊的三個女人一眼,

心一緊,下意識地退了一步。

「世真xi?」

對於自己莫名其妙的動作沒有過多解釋,

只是,緊盯著徐伊景方向的眼神暗沉了下來。


不同於李世真外放的美艷,

徐伊景一直以來比男性更強硬的作風,

讓許多人望之卻步。

可褪下了那身冷然的氣息,

展現出來的那種內斂美,

卻吸引了更多的關注。

在看到徐伊景身邊站了幾個人時,

李世真再也笑不出來。


「抱歉,我先失陪了。」歉意地回以一禮,

李世真端著酒杯直直地朝徐伊景走去,

略為強硬卻不失禮地插入他們之間的話題。


徐伊景看著李世真的眼神有些訝異。

一直以來,這人在公開場合總是有禮且進退有度,

對自己更是敬畏而小心翼翼,

絕不會做出一點點逾矩的親密動作。

可今天,她卻以前S畫廊員工自居,

言語中更透露出和自己關係甚佳,

還在眾目睽睽之下貼近自己,

這個人從來不會這樣的,

她決定暗地觀察著。


在徐伊景刻意培養下,李世真的交際手腕已臻成熟。

她知道自己應該是圓滑的,友善的,親切的,

可是現在的她內心充滿著煩躁的情緒,

李世真第一次嘗到吃醋的滋味。

看著徐伊景略為"友善"地與人交談,

看著徐伊景對著他們綻放"商業性的笑容",

看著徐伊景與他們談笑風生的模樣,

很不舒服,感覺連自己的笑容都是苦澀的,強顏歡笑的,

直到其中的某一個人對徐伊景提出"午餐"的邀請,

李世真覺得自己的理智線"繃"的一聲,斷了,

她再也不想忍受了。


強硬地打斷那個人未說完的話,

堅定地拉著徐伊景的手臂,

「抱歉,徐會長好像有些喝醉,不舒服,我先帶她回去了。」

有些失禮地當場把人給帶走了。


***

徐伊景從來沒見過李世真這麼生氣的樣子。

在回到S畫廊的房間後,依然冷著臉不說話。

「世真啊,怎麼了?」

試著想要安慰她卻被直接撲倒在床上。

還沒反應過來,李世真的唇已經貼了上來。

不是平時溫柔深情的吻,今天的吻,帶著霸道與佔有,

強勢地掠奪了自己所有的呼吸,

「我愛妳,我愛妳,徐伊景。」

略為沉鬱的嗓音在耳邊呢喃著,

緊接而來的,是一場狂風暴雨般的激烈情事。

***


「對不起,我太粗魯了。」

李世真看著懷裡人身上滿佈的紅印,像隻兔子般垂下耳朵懺悔著。

「世真啊,我說過不用擔心。」

拿這人沒轍,年上只好繼續寵著,只是年下吃醋的表現讓她很是愉悅。

「以後除了伊景,跟誰我不會距離太過接近,那種心酸的感覺很難受。」

靠在伊景的肩膀上,奶萌的嗓音再三地強調著,

絕不想讓她也感受到這種滋味。

「那瑪莉呢?」懷裡的人冷不防地回了一句。

李世真愣住了,閃過跟瑪麗相處的情景,結結巴巴地回道,

「我...我會注意的...」

「嗯哼。」卻只得到一聲冷哼。

「真的,但,如果是瑪莉自己撲過來的,我要怎麼辦?」

「自己看著辦。」


fin


评论(20)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