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入妮姬深似海

妮姬德森推

You and I


徐伊景終究是離開了韓國。

如同來時,走的時候亦是孑然一身,什麼也沒帶走。

留下的還有李世真送的那條手鍊。


在拿到卓遞過來的盒子後,李世真腦海中一片空白。

褐色的精緻禮盒依舊,白金手鍊依然,變的卻是人的心。

直盯著卓,其中卻沒有任何開玩笑的意味存在。

「這是代表nim託我送回給妳的,另外還有一張卡片,」

"世真啊,既然我要回日本,

 這個東西我不需要了,就還給妳吧。

                                                 徐伊景"


李世真的心跌到谷底。

徐伊景否定了與她的羈絆。

她開始懷疑起自己的判斷,

在那場精心策劃的陰謀中,

是不是一切都是她自己的想像?

她以為,徐伊景對自己是有好感的,

可現在,退回的手鍊證明一切都是她自作多情。


徐伊景離開的那一晚,

李世真握著手鍊,伴著眼淚入眠。


***


李世真做了一個夢。

夢裡的場景回到了她送手鍊的那一幕。

徐伊景身著那一套她亦曾經穿過的桃紅色套裝,

看著自己興沖沖地替她戴上手鍊,

抿唇一笑,「太好了,正覺手腕空著呢,」

看著徐伊景的笑容,旁觀者的她心情似乎也明亮起來。


畫面一轉,

李世真"看到"這一次徐伊景是穿著花臂的連身外套,

從二樓走下來向著卓與金作家詢問"自己"去處,

未果後,回到辦公室,從手提包裡拿出那條手鍊,

放在手上來回地撫摸著,沉思著,

接著便起身向外走去,開著白色捷豹,來到家裡"家訪",

後面的一切就與自己的經歷吻合,

只是,讓李世真沒想到的是,徐伊景竟將她的手鍊隨身攜帶,

這讓她有些不敢置信的同時又帶點格外的竊喜。


緊接著場景來到S畫廊二樓辦公室。

徐伊景身著白色襯衫,靠坐在沙發椅上,

注視著手練上的刻字,眉頭深鎖,

然後像是想到什麼,

咬著唇,把手鍊丟到銀色的首飾盒中。

這一刻,李世真有些心痛,

她只因被徐伊景設計讓卓背叛傷透了心,

卻沒想到她一樣在思念著她。

看著她孤寂的背影,李世真衍生了想要擁抱她的念頭。


眼眶還含著淚水,畫面又有所變化了。

這一次身處於一間日式大宅。

李世真看到了徐伊景,

在這棟大宅中漸漸長大,

年復一年被嚴厲地指導著各種事務,

沒有屬於自己的時間,沒有童年,

卻是最終,被認為是教導出一個"怪物",

這個事實是多麼可悲又令人心疼,

李世真的淚水終究是滑了下來。


她現在的內心是百感交集,思緒紛亂,

可唯一能感受到的是止不住的淚水,

直到一陣清冷的嗓音響起,

「李世真。」

淚眼婆娑間,她似乎見到徐伊景向自己走來。

「代表...徐..伊景。」

「李世真,現在,妳在我身上看到什麼?」

穩住了心神,專視地看著面前的徐伊景,胸口處浮現了...

「看到了,一道門。」喃喃地說道。

而聽到自己的回答,徐伊景微微地笑了。

「世真啊,我需要妳。」

拉著自己的手,碰觸到她胸口的那道門,

強烈的白光閃爍,門扉漸漸地敞開...


李世真醒了過來。

眼角還殘留著淚痕。

攤開緊握的手掌,

白金手鍊上"love more"的字樣在陽光下閃耀著,

眼神逐漸堅定起來。


***


徐伊景回到日本後,

招待的第一個客人,是李世真,

距離她從韓國離開還不到24小時。

「世真啊,妳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代表nim,我想起有一個禮物還沒送給妳。」

徐伊景看著李世真掏出那個熟悉的褐色禮盒,挑了下眉,

打開一看,果然是那條白金色的手鍊。

「代表,不,伊景,這一次,不是為了什麼奇怪的理由,只是,很單純地想跟妳說,是愛情。」

年下堅定的,緩緩地,一字一句地訴說著,

年上的眼神愈來愈溫柔,嘴角逐漸地揚起笑容,

「終於不是笨蛋了。」

徐伊景站起身,專注地看著李世真,

「那麼,李世真,告訴我,現在,妳在我身上看到什麼?」

「愛我的心,還有,徐伊景,我愛妳。」


fin


***看了鬼怪的腦洞


评论(5)

热度(37)

  1. Babe_Bacon一入妮姬深似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