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入妮姬深似海

妮姬德森推

年上的關懷令人醉

和徐伊景通電話,是李世真在繁忙的日常中,最期盼的事。

在講電話的同時,她的嘴角總是掛著難掩的笑意,

一通電話,幾乎可以洗去一日的疲憊之感。

可今天,她卻不是那麼期待。

因為她生病了。

即使年輕人體質再好,

在長時間高強度工作壓力的狀態之下,也支撐不住。

於是,在意外地接到徐伊景的來電後,

她有些心慌,下意識地想隱瞞自己身體不佳的事實,

「代表nim,您今天過得好嗎?」

「 還好。只是我覺得妳的聲音有些奇怪。」

李世真極力地想保持聲音的清晰度,甚至制止自己咳嗽出聲,

「 沒什麼,我剛剛,咳,被水嗆到了,咳,」

「 是嗎。」

徐伊景的語氣有些不相信,

從手機中傳來的聲音已經接近沙啞,還伴隨著急促的喘息聲,

「 是真的,我....」

原本身體就很虛弱,再加上這番強行壓抑,

李世真頓覺天旋地轉,眼前一黑,再也握不住手機,

側倒在床上,暈了過去。


「世真?李世真!」

徐伊景對著電話呼喊,卻沒有回應,

只聽見另一邊的喘氣聲漸漸微弱下來……

李世真發生了甚麼事?

徐伊景皺起眉,心中湧起一種不妙的預感,

抿緊了唇,雙手抱胸,思索一陣後,

果斷要求秘書訂一張最快一班飛往韓國的機票。

***

因為生病,神智迷迷糊糊,

只聽到一陣開門聲響,

李世真卻也是沒有力氣去在意,又睡了過去,

直到被食物的香氣所吸引,醒了過來。

肚子餓的本能讓她爬下床,循著香味的來源,走到了廚房。

「代表nim...伊景...?」

在看到那個背對著自己的修長身影時,

忍不住走上前去,從背後將那人抱在懷裡。

背後的擁抱力道嚇了徐伊景一跳,

燥熱的嬌軀貼上自己的身體,不住地磨蹭著,

熟悉的味道瞬間竄入鼻間,也撫平了她擔憂的心,

左手輕柔地覆上了李世真圈在自己腰間的右手,

好一會兒,兩人都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感受溫情。


「伊景怎麼會來?」李世真沙啞著聲音,終究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徐伊景抿緊了唇,眼神中浮現了些許的怒意,

「所以李世真覺得我不該來?」

年下敏感地察覺到年上話語中的不滿,

「不是的,我只是,只是不想讓伊景擔心。」

李世真將頭埋在徐伊景白皙的頸項上,吶吶地反駁著。

「所以就算李世真發燒到住院了,我不知道也沒關係?」

聞言,年下心慌了,放開緊摟著對方的雙手,

將年上轉過身來,直視著她略微黯沉的瞳眸,

「不是的,伊景,我不是這個意思...」

徐伊景看著李世真極力想解釋的激動神情,

沙啞的嗓音,通紅的雙眸,蒼白的臉色,還有那沒有血色的紅唇...

她又心軟了,嘆了一口氣,

伸手摸了下那人的額頭,熱度還沒有消退,清冷地說著,

「李世真,妳還在發燒,還穿得這麼單薄,是不是想病的更重。」

年下一聽,似乎有了轉機,連忙拿起一旁的外套罩在自己身上,

然後,眨著明亮的眼睛,噙著討好的神情,直勾勾地盯著徐伊景。

「去沙發上休息。」

「不要,我想在這裡看著伊景。」生病讓李世真變得有些任性,

可看到她那虛弱的模樣,徐伊景卻是拿她沒轍,

「妳喜歡在這裡就待,不要惹麻煩就好。」

嘴裡忍不住懟著,手上的動作卻是更為溫柔,

將她安置在餐桌椅上坐著,繼續手邊的動作。


「伊景在煮什麼?」

「買來的。加熱而已。」

頓時,李世真紅了眼眶。

這人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帶過,

但從冷透的塑膠袋來看,

怕是前後已經加熱了很多次,

自己至少昏睡了4-5小時,

這人,是什麼時候來的呢?

又等自己醒過來等了多久呢?


吃過了飯,兩人一起坐在沙發上。

李世真的頭靠在徐伊景的肩膀,

那人的手輕緩地撫摸著自己的髮梢,

她醉了,沉醉在年上獨一無二的溫柔之中。

然後,就聽見徐伊景一字一句清楚地反問著自己,

「所以,李世真以為我為什麼會來?」

「因為擔心我,因為,我是徐伊景的戀人。」

年下理直氣壯的回應讓年上氣笑了,

「妳現在倒是有自知之明了。」

「對不起,伊景,我錯了,以後,我絕對絕對不會再犯了,

有什麼狀況,身體不舒服,一定第一時間告訴妳。

伊景是我的依靠,我的戀人,我的愛....」

「好了,妳說太多話了,該回床上睡了。」


李世真躺回床上,右手小指勾著徐伊景的左手小指,

喃喃自語中,疲憊地昏睡了過去。

「伊景,謝謝妳來,我很開心,真的,我愛妳...」

徐伊景注視著李世真的睡顏許久,

然後,撥開那人稍長的瀏海,

俯身在她的額頭上印下一吻,

「好夢。」


fin


***


sp1.


李世真的手機響了,徐伊景接了起來。

是孫瑪莉的來電。

「李世真,聽說妳生病了?我去看看妳啊,」

「沒妳的事。」


fin


评论(27)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