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入妮姬深似海

妮姬德森推

寵溺

徐伊景在溫暖的懷抱中醒了過來。

腰側上那雙熟悉的手臂將她整個人摟得很緊,佔有意味十足。

自從上一次李世真"夜半潛入"成功之後,似乎喜歡上這樣的模式,

好多次醒過來時都發現那人就睡在身旁。

「伊景,看來妳的警覺性還是不夠高啊!」

原以為熟睡的那人突然貼近自己,在耳邊柔聲說著,呼出的熱氣撒在耳垂上,引起一陣顫慄。

「李世真。」

徐伊景轉過身來,直面著李世真,警告似的喊了一聲,可急速駝紅的耳朵卻出賣了她的情緒。

年下暗笑在心底,但表面上還是一本正經,不想讓年上太難堪,

「伊景,每次都沒有發現我進來了,若是其他人怎麼辦呢?」

「我對金作家有信心。」

這棟日式大宅的防衛系統是特別改良過的,更不用說還有隱藏的保護人員。

「而且,我不會讓人隨便抱我。」

聞言,李世真的心刺痛了下,擁抱的手也僵持在那裡,

「喔。」吶吶地回了一聲,知道徐伊景沒有那個意思,但常被瑪莉抱住的自己,似乎......

開始覺得有些良心不安,心虛的眼神瞥了年上一眼,看著她平靜的表情,慶幸沒有被注意到。

所以並沒有發現,徐伊景眼神裡暗藏的笑意。

這個話題當然不了了之。

「我去梳洗。」以李世真的落荒而逃告結。


直到女僕來請,才換過一身休閒裝,

去到前廳陪徐伊景吃早餐。

看到李世真的著裝,

徐伊景的眼中閃過一抹欣喜,

被年下很認真地捕捉到了,

心下了然,心情也跟著愉悅起來。

「怎麼辦呢,伊景,公司給了我一個禮拜的休假,這段時間,不知道伊景可不可以收留我呢?」

李世真貌似可憐的哀求著,眼睛則直盯著年上的反應。

聞言,徐伊景的嘴角情不自禁地揚起一絲微笑,

卻在看到年下眼神中滿滿的笑意後,抿下唇,口不對心地說道,

「這幾天日韓金融要談合作案,我可能常常不在。」

李世真的笑容凝住了,有些錯愕地看著徐伊景,

然後,垂下眼簾,以著略微失望的語氣悶聲回應,

「嗯,我明白,等等我就訂機票回韓國。」

這下換成徐伊景愣住了,眉頭微皺,這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答案,

看著李世真認真的模樣,咬一咬牙,

「我沒有要妳走,我要妳留下來。」

接著,便看到那人綻放一個大大的微笑,

「我沒有要走,只是想聽伊景說這句話而已。」

徐伊景眼神一瞇,這人膽子愈來愈大了,竟然敢戲弄自己,

可還沒發火,就被那人吻住了,唇瓣被輕柔地吸吮著,

耳畔傳來那人溫柔的聲音,

「沒有開玩笑,只是很想很想伊景,想知道伊景的心情。」

年上的眼神變得柔和,很無奈地認知到,自己被年下磨得快沒有脾氣了。


fin


评论(14)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