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入妮姬深似海

妮姬德森推

S畫廊的員工旅遊-2

她們入住的是當地有名的溫泉飯店,旁邊的滑雪場就是屬於飯店名下管裡的產業。

這趟旅程是金作家規劃的,選擇的是飯店鄰近森林溫泉的別墅。

因為開了六個多小時的車,大家也決議下午先輕鬆的休息,明天在去滑雪,

check in之後,一行人各自回房整理行李。


李世真放下行李後,拉開窗簾,美麗的湖泊在陽光下波光瀲灩,好不美麗。

「伊景,這裡好美。」

閃閃發亮的眼睛,毫無掩飾的歡快神情,讓徐伊景也被這股情緒感染,心情剛著愉悅起來。

妳更美。看著這樣的李世真,她在心裡閃過了這個念想,當然,說不出口。

「等等想去哪裡。」徐伊景壓下心中異樣的情感,詢問著年下的打算。

「難得來到這裡,我們去園區內走走好嗎,伊景?」

李世真對著她微笑,伸出了右手邀請著,等著徐伊景牽上了她的手。


黃昏的輕井澤很美。

遠處山層巒疊是銀白的世界,枯樹的枝枒頂端沾上了白雪,地上的落葉也結了霜。

兩人十指緊扣牽著手,沿著湖邊漫步,稍微走遠一些,則是錯落的樹林,踩在林蔭小道上,

雖著時間的推移,景色在不同的溫度下變化著,夢幻而美不勝收。


她們佇立在湖岸邊的某一處。

李世真放開了相牽的手,然後蹲下身子,在雪地裡寫了一行字。

" 徐伊景,我愛妳。 "

徐伊景扭頭看了一會兒,才明白過來,不解地看著年下。

「...之前在韓國的滑雪場看過這樣的場景,就,很想對伊景這樣做。」

李世真的聲音裡帶著點羞澀,可依然目光直視著年上,勇敢的表達著自己的情意。

對於年下的隨時表白總是難以招架的徐伊景,黝黑的瞳眸裡平添了幾分羞赧的意味,

湖光的映照下,兩個人的臉一起紅到了耳朵根。


夜裡湖畔邊點起了燈,映照在雪地上非常美麗。

驚動了沉醉在不知名氛圍中的兩人。

「回去吧。」

徐伊景再次牽上了李世真的手,比起來時握得更緊,攜手而歸。


***


晚餐是在飯店內設的日式餐廳用餐,

自從來到日本,李世真就迷上日式涮涮鍋,尤其喜歡五花肉,

每每讓口味清淡的徐伊景得限制那人的飲食習慣,不讓她食用過度。

淺酌著日本清酒,徐伊景看著李世真與其他人融洽相處的情形,

與金作家開心地聊天,與趙理事喝了幾杯酒,還有與卓比賽拚吃,

一年前的她絕對想不到,能和其他人像家人般的互動相處,

而這一切,都是李世真為自己帶來的改變。


用完餐,

徐伊景讓他們各自行動,她則是和李世真回到房間裡。

雖然露天溫泉可以看到美麗的繁星,

可她們更想要的是兩人的獨立空間,所以選擇室內溫泉浴池。

當徐伊景整個身子都沒入溫熱的泉水裡時,李世真就不安分地游了過來,

雖然得到年上警告的一眼,年下卻不以為然,故我地靠近,直到彼此只剩半個手臂的距離才停了下來。

徐伊景還來不及反應,就陷入柔軟的懷抱中,環過腰間的雙手有力地擁抱著自己,

那人的鼻尖抵上後頸,溫熱的氣息盡數灑落在耳垂上,

「伊景。」

「嗯。」

「謝謝。」

「謝什麼。」

「帶我來這裡。伊景是擔心我吧,最近確實是忙到沒有辦法好好休息。但,更覺得對不起,這段時間忽視了伊景,只顧著自己的事。」李世真悶悶地說道。

「沒有對不起。」徐伊景右手輕撫上那摟在腰間的手臂,表現出安撫的意味,

「我知道,伊景不會怪我,可是呢,回想起來,總覺得自己是笨蛋,怎麼會忘記自己最想要的東西,,,」

徐伊景心中一動,卻也忍不住問出口,

「妳最想要的東西是什麼?」

查覺到年上話語中的一點急切,李世真情不自禁地發出輕笑,

「從很久以前我就認知到,我最想要的東西,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是...徐伊景這個人。」

李世真貼得很近,幾乎是在年上的耳邊柔聲地告白著,

然後,見到徐伊景以肉眼可查的速度酡紅了臉,

「...為什麼可以不害羞地說這種話。」

「因為,就算是臉紅,伊景現在也看不到啊!」

「李世真!」徐伊景惱怒地喊著那人,

「我是真心的。好喜歡好喜歡徐伊景,是那種想一輩子在一起的喜歡。」

李世真將頭靠上徐伊景的肩膀,在側頰上落下輕柔的一吻。

徐伊景沒有說話,閉上眼,盡情地享受著這難得的靜寂。


浪漫的夜晚,總是帶著激情,

直到年下饜足後,兩人才雙雙入睡,相擁而眠。


fin


**謝謝大家的喜歡,一直很想寫兩人的旅遊

**還有一個3

评论(12)

热度(57)

  1. 锤锤的增高垫一入妮姬深似海 转载了此文字
  2. 代表的黑衬衫一入妮姬深似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