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入妮姬深似海

妮姬德森推

S畫廊的員工旅遊-3(完)

李世真從安眠中醒來,動了下手臂,卻觸到一個柔軟溫熱的身子,隨即眼裡抑制不住地湧上一層溫柔喜悅。

看著徐伊景闔眸平靜的睡顏,心中漾滿了幸福感,真好,有這個人在身邊,

忍不住傾身向前,在微抿的薄唇上落下一吻,

像是被喚醒ㄧ般,徐伊景修長的眉微挑,睜開了眼睛,

那雙總是淡漠的瞳眸,此時卻暗含著一絲柔情。

「吵醒妳了?」看到那人醒來,李世真的聲音更溫柔了,

「沒有。只是被鬧鐘叫醒了。」徐伊景沒有動,兩人的距離很近,鼻尖幾乎相貼在一起。

「呵,可是鬧鐘還想睡怎麼辦?」李世真戲謔地回道,忍不住伸手替她撥開那一縷垂落在頰邊的瀏海,輕撫著年上的側臉,雙眸閃著依戀。

看著年下柔情的眼神,徐伊景心中一動,微微地淺笑,反擊說道,

「如果不想滑雪的話,鬧鐘想睡多久都沒關係。」

然後,果真得到年下激烈的反應,雙手摟上了徐伊景的頸項,在耳邊請求著,

「不是,伊景,我想要去滑雪,可是很期待的,」

「那還不起床。」

看著年下飛奔出去的背影,徐伊景眼底有掩不住的笑意,很久沒有看到這麼輕鬆歡脫的李世真了。

這讓她更確信,偶而來一趟這樣的旅行確實是不錯的。


***


李世真的運動神經很好,學習力更是頂尖,

在趙理事的教導下,摔了幾次後,就初步的掌握了滑雪的技巧。

當然,看著徐伊景大師級的動作,只能一臉癡迷地崇拜著,

然後,像個迷妹似的纏上了她,讓徐伊景手把手地指導更高級的技術。

再加上卓和金作家也蠻擅長這項運動,一行五人玩的很盡興。


充分地享受過滑雪的樂趣後,因著時間還早,李世真提議在附近走走,欣賞風景,舒緩心情。

「被撲倒在雪地上的感覺怎麼樣?」走到一半,徐伊景突然開口。

「不怎麼....」等李世真意識到這句話的意涵後,愕然地看著一臉平靜的年上。

等等...伊景怎麼可能會知道...

倏地轉過頭怒視著後方的卓,只見到對方眼珠轉動,壞笑地回視,接著是,落井下石。

「不知道是誰,在我們代表nim被圍攻的時候,不僅沒有幫到忙,還跑去跟別的女人約會。」

「唉,說到那段時間,我們確實是忙翻天啊,尤其是代表nim每天眉頭深鎖,心情沉重,偏偏還有人添亂被綁架,讓代表nim不得不親自去救她。」金作家竟然也加入了討伐的行列。

被懟的無言以對,水汪汪的眼睛看著沒有開口的趙理事。

「代表nim那段時間確實是壓力很大,睡的也不多,身體跟精神狀況都不是很好。」

每聽一句,李世真內心的愧疚感就更深一層,一旦被點出來,心疼徐伊景的情緒就更是收不住了。

「好了,回去休息吧。」看著年下眼眶泛淚的模樣,徐伊景終是於心不忍,將其他人趕走,牽起李世真的手往回走。


***


「伊景...」

「都是過去的事,還要糾結嗎?」

「不會了,以後只一心想著伊景。」

「這句話的意思是不會再和孫瑪莉出去?喝酒,吃燒烤,逛街,喝咖啡之類的事嗎?」

李世真愣住了,她絕對想不到徐伊景還會翻舊帳,

其他人都無所謂,只有孫瑪莉這一塊疙瘩,讓徐伊景耿耿於懷。

李世真看著徐伊景眼裡暗藏的笑意,思索了下,然後,抬起頭來,微微地笑了。

「伊景,妳說,我是不是該賠償妳那段時間的精神損失?」

徐伊景發覺李世真那雙黑鑽石般惑人的眼瞳裡,增添了幾分曖昧,

專注而魅惑的眼神,看的她全身發熱,

「世真啊...」

「伊景不是說過嗎,自己想要的東西要主動爭取,今天,就讓我好好的補償妳。」


***

*高速快車,慎點

*不點不妨礙閱讀

http://pan.baidu.com/s/1chDkcA


***

這天晚上,李世真用一整夜的時間來補償及賠罪,

並嚴正聲明與保證,以後凡跟瑪莉出去必定事先報備,

徐伊景被折騰的渾身無力,被迫原諒了年下。

看著身旁熟睡的年上,李世真心滿意足地笑了。


這趟旅遊,也圓滿告終。



fin


sp1.從此以後,S畫廊眾有了一年一度員工旅遊的傳統。

sp2.孫瑪麗在知道這件事後,揚言要跟重色輕友的李世真絕交。


**瑪莉日常中槍,懟出樂趣來了

**瑪莉:姐不在江湖,江湖上卻有姐的傳說


评论(14)

热度(66)

  1. 锤锤的增高垫一入妮姬深似海 转载了此文字
  2. 锤锤的增高垫一入妮姬深似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