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入妮姬深似海

妮姬德森推

弱點

「因為,我是妳的弱點。」

說出那句話的場景還歷歷在目,為了最後一次試探徐伊景的真心,李世真毫無保留地選擇了這步背水一戰的棋路。

徐伊景確實是交出了真心,可李世真卻後悔了,

那樣的作法不僅將徐伊景陷於不利之地,還差點受傷,

這件事始終讓李世真耿耿於懷。


***


「李世真Xi?」

李世真一走出禮品店,就被兩個黑衣男子盯上了。

這裡可是日本,認識她的人屈指可數,而眼前的人完全是來意不善。

「有事嗎?」穩住慌亂的情緒,鎮定地回問,

「老板有請,請跟我們走一趟,」

「我應該不認識...好,我知道了,跟你們走,請不要傷及無辜。」看到兩人顯露出槍枝,李世真打消了逃走的念頭。

思緒紛飛,看樣子十之八九的目的是要引出徐伊景,

而這一次,她要自己想辦法,絕對不要給徐伊景帶來麻煩。


***


得到李世真失蹤的消息,徐伊景馬上停下手邊的公務,

「找到人了嗎?」

「沒有,手機關機,也沒有任何人打電話過來。怎麼辦?會長?」金作家的語氣中帶著憂心忡忡,很擔心世真的情況。

徐伊景周遭的空氣冷了下來,沉著臉,冷聲地說道:「現在,要求所有跟日韓金融有借貸關係的公司派代表過來,我要召開緊急會議。」

「只有一件事,找人。只到能提供相關線索,日後借貸的額度跟還款期限都可以放寬處理。」徐伊景僅一句話就能讓在座所有人瘋狂。

紛紛表示,會派出大量人力協助搜尋,有任何訊息第一時間回報。



***


30分鐘後  茂野集團  w畫廊  


徐伊景看著安然無恙坐在椅子上喝茶的那人,鬆了一口氣。

「李世真,這是第幾次了,我不是讓妳在家等我嗎?」

「伊景,我也只是出去買個禮物...」

李世真有些無奈,她很努力了,中間嘗試過逃跑,還被飛車追逐,直到車子被逼開進這間畫廊,瞬間被包圍。

「徐會長大駕光臨,」

「不用廢話了,目的是什麼?茂野會長,」徐伊景轉過頭面向中年人時,眼神很冷,

「讓出日韓金融的股份。」

「不可能。」

「喔,妳不管妳的小女友了嗎?」中年人不懷好意地說著,

聞言,李世真站了起來,斬釘截鐵地說道:「我不是她的小女友。」

這話讓當場所有人都愣住了,連徐伊景也是,

而趁著這個當頭,李世真趁機脫離了掌控,跑到徐伊景的身邊,握住了她的手,「我是她的未婚妻。」

徐伊景反握住那隻手,握得很緊,聲音帶著愉悅,「確實是這樣。」

「我不管妳們是什麼關係,我的目的是要股份。」

「不可能。都說過一遍了,真煩人。」徐伊景冷冷地懟著,不論面對任何人,在氣勢上從未輸過。

「唰!」一瞬間數把槍枝對著兩人,

「你以為,我會沒準備嗎?」徐伊景拉著李世真往後退了幾步,而方才跟在她身後的四個人則拿出槍開始掃射,手鎗發射的聲音,響遍了整個畫廊。


「伊景,小心!扼!」察覺到有人放冷槍,李世真瞬間將徐伊景撲倒在地上,跟著發出了一聲悶哼。

「李世真,怎麼了?」只見年下勉力伸手捂住左側腹部,觸目驚心的是一片血紅,浸透了白襯衫、淺褐色的外套。

「沒事...真的...我們快走...」李世真伸出顫抖的左手,握住徐伊景的手,想安撫她,

  徐伊景握緊了那染血的左手,平時總是熱暖而有力的手,此刻很冰涼...

「會長,我聽到槍聲,」闖進來的是卓還有趙理事,

「卓去開車,馬上去醫院。」徐伊景聲音和平時一樣的冷,可顫抖的手卻洩漏了此時激動的情緒。

「醫院...啊...世真?!」一眼就看到血,還有徐伊景懷中抱著浴血的李世真。

「是……是!我立刻去!」

從手術完結的一刻起,徐伊景就守在李世真的床邊,一步也沒有離開。


***


徐伊景第一次嚐到後悔的滋味。

明知道有些人瘋狂起來是沒有理智的,

可她太過於自信,以為無論是怎樣的報復自己都足以應對。

但絕對不可以是李世真。

她可以承受任何的衝擊,卻無法容忍李世真受到一點傷害。

可現在,蒼白著臉頰,闔上的瞳眸,失去血色的唇瓣,虛弱的躺在病床上的,是李世真。


曾經讓自己嗤之以鼻的懊悔與厭惡湧上心頭,

懊悔當時篤定的自己,厭惡此時軟弱的自己,兩種對立的情緒揪扯著。

即使,已經迅速地剷除那些毒瘤,卻依然無法減輕心中的憤恨。

只有李世真可以撫慰她。

第一次這麼迫切地需要李世真,

想讓她持著奶萌的嗓音喊著自己的名字,

想讓她以纖瘦卻有力的手臂擁抱著自己,

想待在她不寬闊卻溫暖的懷抱裡。

「,李世真,我需要妳了....」徐伊景紅著眼眶,伸手輕撫著李世真的臉龐。

躺在病床上的人似是有了感應,輕輕地掀動嘴唇,「伊景...」喃喃囈語著,眉頭深鎖,呼吸略為急促,

連睡夢中也在擔心我,妳是笨蛋嗎,李世真,

「,世真啊,我在,」柔聲地安撫著,手指輕輕地撫平那緊皺的眉頭。

於是,床上的人再次昏睡了過去。



***


李世真的傷不重,休養幾天已好了大半,可在聽到金作家描述當時後的情形時,心卻也忍不住糾結著。

徐伊景對她的在意,過度到讓整個人顯得失控而瘋狂,

但年上毫不在乎,坦然地讓她看見,而這樣真切的情意,也讓李世真的心狠狠地為之戰慄。

她,終究成為這個高傲又自信的女人生命中唯一失措的特例。

「...我的存在,對伊景來說究竟是好是壞...」

「什麼。」

「...妳不該有這樣大的弱點,讓其他人有機可趁,輕易地就可以招惹妳的底線,讓妳失去冷靜...」

「其他人知道又怎樣?」

「我不喜歡妳有這個弱點。」李世真悶悶地說道,

「我倒是蠻喜歡的。」她低聲笑著,話語很是肯定。

「在之前,我可是曾經仗著這點,造成對妳的傷害,還有這次,差一點....」

「因為是李世真,我也只好讓妳隨便傷害了。」很是認命的口氣,

「伊景...下一次,我絕對不會讓人有機會利用李世真來挾制徐伊景的。」年下鄭重地許下了這個承諾,

「就像有也沒關係,李世真只要知道,等著徐伊景來帶她走。」

李世真明亮的瞳眸裡,交織著複雜的情感,既懊惱又感動,

徐伊景每次不經意的回應,都會再一次觸動她的心,

她不知道該用怎樣的言語表達滿腹的情緒,

只能,捧住那人的臉,覆上紅唇。


病房裡,因兩人的熱情擁抱而增添了一抹溫情,

窗台上,花瓶插著的粉色玫瑰隨風搖曳,也為這潔白的病房更添生氣。



fin


***忍不住撒了狗血情節 (二哈)

评论(7)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