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入妮姬深似海

妮姬德森推

一日

 

清晨六點三十分


數十年如一日的生理時鐘讓她準時從睡夢中醒來。


感覺到腰際多了一份重量,


後頸處拂過淺淺的呼吸,

意識到現在的狀態,


眼中閃過一絲輕淺的笑意,


好久沒有跟這個人共眠了。


輕柔地移開橫在腰上的手臂,


掙脫開身後人的懷抱,


用最輕慢的動作起身,離開床舖,


不想過早地驚醒對方。


 

「伊景...」床上的人以著甜甜的奶萌聲咕噥著,


對於空蕩的懷抱似是有所感應,


伸手抱過殘留著自己味道的枕頭,


蹭動了幾下後,將臉埋入其中,便安然地徜徉在夢鄉。


早上七點整


盥洗完畢。


換上運動服,準備晨跑。


大宅裡多數人都已晏起,開始一天的工作。

咖啡機中烹煮的是特意準備的美式咖啡,


也是那個人最喜歡的飲品。


而自己,喜歡的是茶。


 

早上七點三十分


靜謐的房間有了動靜。


床上的人甦醒過來,坐起身,


眨了眨惺忪的雙眼,掃視了屋內一圈,


與正在換裝的她目光交會,對著她綻放大大的微笑,


「伊景,早安~」剛睡醒的聲音有些沙啞,可很快地恢復元氣。


「醒了就快起來,在等妳吃早餐。」


那人點點頭,掀開被單,走下床。


不急著向外走,反而靠近了她。


拿走了她手上的耳環,然後,在首飾盒裡挑出了另外一副,為她戴上。


「我覺得這一副比較配這套衣服。」那人淺笑道。


「連我的配飾都要管了嗎,李世真。」


「伊景不是說過我很有品味嗎,所以應該相信我的眼光。」


拿那人沒轍,推了一下讓去梳洗,便走了出去。


 

早上七點五十分


廚房的人已將做好的早餐放在餐桌上,兩人坐定位後開始共享這美好的早晨。


「伊景,今天我去公司該做什麼? 」


「今天要正式討論日韓金融與Corus 集團的合作案,世真跟在我身邊就好。」


「這樣沒關係嗎? 」那人的聲音有些遲疑,先前是替她來辦事的,現在則轉為合作對象的身分。


「為了達成目標,就要學會利用一切可行的資源和關係。」


言簡意賅的話卻讓那人眉開眼笑。


「是呢,人脈也是錢,這是我從徐伊景身上學到的第一課。」


而她只是微微抿起唇,瞥了對面的人一眼,不再說話。


 

早上八點三十分


她跟往常一樣,準時出門上班。


而今天,身邊還多了另一個她。

 

***

十一點三十分

凝視那個人,是她深入骨髓的習慣。


看著那人低著頭批改文件,

不盡意時的抿唇,思索時的皺眉,

都讓她懷念起那段在S畫廊一起辦公的時光。

也許是她的眼神太過專注,

那人抬起頭來,

「李世真,我覺得妳應該看的是文件。」

「但是,我想妳了呢,伊景,」

年下的撒嬌很受用,

微微地嘆口氣,

那人拿起一旁的手提包,站起身來,

「走吧,去吃飯。」

她漾起一抹得逞的微笑,歡快地跟著走出去。


 

午間 十二點十五分

她們在一家高級的韓式料理店用餐。

看著那人彆扭地拿筷子的姿勢,

忍不住移位過去,

手掌覆上那人比她纖細的手背,

糾正著手指的落點與抓握的力道。

「伊景,這樣筷子會比較好使啊,」

聽著她的殷殷碎語,那人微微地揚唇一笑,

「世真啊,不快吃就來不及了。」

「 啊!抱歉,代表nim,」

她連忙坐回原來的位置,

只是那脫口而出的稱呼卻讓那人瞇起眼,

「李世真,這麼久了還沒改過來嗎?」

她愣了一下,隨即吐吐小舌,

「抱歉啦,伊景,因為太習慣了,」

然後又被那人瞪了一眼,

「吃飯。」


 

下午 一點三十分

那人接了一通電話。

與日韓金融密切合作的日本某財閥要召開臨時會議,

於是,吩咐了金作家來招待自己。


 

下午 二點三十分

驚喜於她的到來,金作家興奮地滔滔不絕,

分享著跟隨著那人回日本後的生活日常。

微笑地傾聽著,蒐集著心上人在日本的點點滴滴,

她不後悔留在韓國,因為,她想跟她站在同一個高度上,

但這並不妨礙她將那人的一切收藏於心。


 

下午 三點十分

她回到那人的辦公室。

打開合作案的文件,仔細閱讀起來。

直到一陣倦意襲來,

側躺在沙發上,睡了過去。


 

下午 四點二十分

鼻翼輕輕地抽動,她嗅到一股孰悉的味道,

悠悠地甦醒過來,

身上蓋著的黑色大衣外套從肩膀滑落,

敏銳的她馬上感知到那人所在。

「伊景~」

「醒了。」

「會議怎麼樣了?」

「對方要修改合作案,已經請趙理事去處理了。」

點點頭,她站起身來。

「伊景,既然我們的合作會議討論的差不多,我想先回去了。」

聞言,那人訝異地抬起頭,專注地看著她。

「為什麼?」

那人直白的疑問讓她眼神中閃過一抹羞切,雙頰微微紅暈,

「我想,嗯,煮給伊景吃,所以,要去買些東西。」

內心有些羞臊,誰讓自己要跟孫瑪麗聚會,還聽到了那種要討好愛人的言論。

自己的表現盡收在那人眼底,笑意浮現。

「我陪妳去。」

於是,日韓金融的工作同仁,有幸見到他們尊貴的會長破天荒地提早下班。


 

下午 五點三十分

她走進了廚房。

微長的頭髮綁成了一戳小馬尾,

繫上廚房大嬸準備的圍裙,

對著門外那人微微一笑,

「伊景,妳先到客廳等等,我會盡量快一點完成的。」

然後便轉身開始動作。


 

另一個她倚在門邊,

沒有回答。

看著背對著自己作菜的那個人,

白皙修長的手指乾淨俐落地處理著食材,

專注的神情彷彿在處理價值數十億的重要文件,

嘴邊噙著的一抹微笑溫暖了她的心,

切菜的聲音在寧靜的屋子裡,特別清晰,

傳到耳朵裡,落在心底。

晚上 八點十分

她端著一盤水果,

走向了坐在木椅上的那人,

在身旁落座。

不意外地看到她繼續批示著文件,

隨手拿起放在桌上讀到一半的書,

倚靠著她,讀了起來,享受寧靜的一刻。


 

晚上 九點三十分

洗漱完之後,她再次當上了陪酒常務,陪那人小酌。

也許是氣氛渲染,微醺的她在見到她只著浴袍的嬌美身軀後,

更醉了,沉醉在心愛之人獨一無二的美麗中。

放下酒杯,原本明亮的瞳眸微微闇沉,交織著愛戀與慾望,緩緩地朝她移動。

那人只是輕輕地抿了一口酒,卻並沒有拒絕她的靠近。

即使被她略為粗魯地攫取紅唇,壓倒在床上,也沒有開口拒絕。


 

深夜十一點四十分

她們相擁入眠。


***

後續

 

「代表nim,您醒了,」

聽到房間裡的動靜,李世真半傾著身子,探頭進來,

與房內的徐伊景目光交會,對著她微笑,

然後,才心滿意足的縮回去,繼續著手上的動作,扣著襯衫袖口的鈕扣。

一身正裝,170幾公分的身高,身材纖瘦挺拔,

 

再加上修剪頭髮後更顯英氣的容貌,

筆直地站在那裡,整個人顯得很是英姿煥發。

察覺到徐伊景的目光逡尋著自己的衣著,李世真會意,笑著回道,

「等等一下飛機就要直接到公司開會,可能會沒有時間換裝,所以直接穿著上飛機。」

「 ......妳要走了?」徐伊景的聲音有些沙啞,是昨晚激情的後遺症。

聞言,李世真大步地跨了進來,跪坐在徐伊景的床邊,歉聲說道,

「抱歉呢,伊景,原本想多停留幾天,但方才社長直接打電話來催,說臨時有重要會議,要求我趕回去....」

無奈又有些委屈的小眼神讓徐伊景心軟了,嘆了口氣,

「 我知道了。」

「生氣了嗎?」忠犬兔小心翼翼地詢問道,

「 沒有,但是我要妳答應我一件事,如果我讓妳回來,妳要馬上回來。」徐伊景一字一句清楚地表達著,

彷彿先前的對話重現,李世真的臉上漾起了一個大大的笑容,

之前那一次是開心地快要飛起來,以至於差點錯過公車。

而這一次,沒有任何遲疑,李世真張開手臂緊緊地抱住徐伊景,在耳邊輕聲說道:「 我愛妳,徐伊景。」

然後稍稍退開身子,在年上唇邊印下一吻後,站起身來,

「 我先走了,伊景,妳再休息一下吧,平時不要太勞累,好好保重自己,,」

聽著李世真的殷殷叮囑,徐伊景微微地揚唇一笑,

 

這人的關心讓她很受用,感覺很溫暖,

「李世真,不是快來不及了嗎?」

「 啊!抱歉,伊景,我先走了,」看了眼手錶,李世真連忙向外走去,

「 ....李世真,穿上那件外套,在飛機上都不准脫掉。」徐伊景略帶命令的聲音響起,

李世真愣了一下,接過助理遞過來的土黃色大衣,這不是徐伊景之前穿過的...嗯...不准脫掉的意思...

身為語文課代表的她,腦子運作得很快,想像力更是豐富,馬上意會了徐伊景的暗示。

「 遵命,代表nim!」應答的語氣是上揚的,可見李世真心情之愉快。

她家的伊景連吃醋都是暗戳戳,這種表現佔有慾的做法,她可是完全支持。

和金作家及趙理事打過招呼後,由卓送自己到機場去。


 

只是少了一個人,

 

這棟日式大宅卻突然變得很安靜,

 

真是有些不習慣,

 

徐伊景心想。


下一次,或許真的讓李世真多留幾天,充充人氣。


 

fin


 

评论(18)

热度(119)